《未來總動員》劇本拆解與討論

On July 6, 2015 by Chief


《未來總動員》之劇本拆解心得。看完電影沈澱過後,實在很難不去讚嘆編劇的操作手段。

《未》的劇本極富討究價值。它就像一張蜘蛛網,由多條短線相接而成,最後鋪成一個縝密而延展的美麗形狀。對於它交錯、深刻的劇情,人人都能從中理出一套自己的說法,激盪出五顏六色的觀影花火,非常有趣。由於特別喜愛這條故事線,在此依時間軸記錄重點對白及解析淺見,希望能和喜愛本片的影迷共同延伸各種討論與想像。


Jeffrey:你會進來不是因為你是瘋子,是因為制度。電視在那裡,制度就在裡面,看聽跪拜,電視廣告。我們變得不事生產,一切變得自動化。那我們是什麼呢?我們是消費者,買一堆東西就是好公民,那不買東西的又是什麼?是瘋子。這是事實,詹姆斯,要是你不買衛生紙、新車、電動情趣用品、附有腦波耳機的音響系統、雷達螺絲起子、語音電腦⋯

【瘋子 Jeffrey 幾乎是全片最關鍵的角色,他是編導用來回擊、控訴荒謬世界和官僚主義最強勁的煙霧核彈】

James:你在哪裡?
Voice:隔壁的牢房,也許。
James:你說也許是什麼意思?
Voice:也許是指⋯也許我在隔壁的牢房,和你一樣是自願者,也許我是在中央辦公室,替那群白痴科學家監視你,又也許⋯也許我根本就不在這裡,也許我只是你的幻想。

【這個未知聲音具有整理、點題的效果,他與主角 James 的對話將觀眾聚合到同一個頻率,再指出一條通往核心思考的路】


【綁架 Kathryn 後,James 循著紅漆找到自由動物協會(FAA)的本營,要求那裡的年輕人告訴他關於 Jeffrey 的事】

Monkey Member 1:他抗爭的是他爸,有名的諾貝爾病毒學家,你一定在電視上看過。傑佛瑞開始討厭我們做的事,抗爭、發傳單、寫信抗議⋯他說們是沒用的自由派,他要用打游擊的方式來教育民眾⋯他和另外 11 個人離開,組成一支地下軍隊。他們開使計畫「獵人」⋯
Monkey Member 2:還買了震撼槍和捕捉器,要去華爾街抓律師和銀行家。
Monkey Member 1:他上電視朝開大型記者會,說終於明白他爸的實驗室有多重要,而且非利用動物做實驗不可,以後呢他本人將親自監督實驗室,確定實驗動物不會受到虐待。

【看到這裡,我們和 James 一樣認為 Jeffrey 就是十二猴子軍團的主謀,是大毀滅的原兇。我們之所以會這樣錯誤解讀,是因為 1990 年當  James 和  Jeffrey 一起被關在精神病院時,有關「虐待動物」和「消滅人類」的討論出現在同一段對話裡,所以,當 Jeffrey 為了捍衛動物而採取行動時,我們也就很自然的相信,他就是那個消滅人類的瘋子。我們毫不知情的進入電影所構築的「情境」,而在知道真相後回過頭來看這些對話,又是完全不同的解釋】

Jeffrey:你秀逗的腦袋搞不清楚狀況,居然把一個非營利組織當成陰險的革命黨,這個人根本就是瘋子!

【此時我們認為 Jeffrey 神智不清、滿口胡言。沒人相信瘋子所言,即便所言為真。這場極度諷刺的戲,可說是劇本核心顯影】


【時間回到 2035 年,科學家頒給 James 一張特赦狀】

Voice:大喊大叫是沒用的,只有靠聰明才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。
James :我想要什麼?
Voice:你不曉得自己要什麼?巴比,你一定知道。
James:你告訴我,告訴我要什麼。
Voice:你想看藍天和大海,你想住在地球表面上,呼吸新鮮空氣,跟她在一起。

【謎樣聲音再次為劇情做小結,將之導入下一個階段。在一連串的時空跳躍中,James 受到強大精神壓力,他決定讓大腦自動斷電,登出這場折磨的遊戲,轉而投奔內心真實的渴望。特赦?為什麼我會需要那鬼東西?

這時鏡頭來到 FAA 的基地,由 Jeffrey 率領的年輕人正在準備開戰行動。看看他們提到設備:無線電對講機、鐵剪、保全系統平面圖⋯⋯怎麼也不像是足以毀滅人類規模的道具;但在那個情境裡,我們對這條錯誤的訊息深信不已。編導的唬騙手段,高明】


James :我不想知道未來的事,我想當個正常的人,我希望這就是現在。這次我要留下來,跟你在一起。我不想再讓他們找到我,我不想回去⋯。

【James 的浪漫自白帶出另一道選擇題:

1. 繼續追凶,將病毒帶回「沒有愛人」的未來,拯救全人類(和自己)的生存希望
2. 和科學家一刀了斷,與愛人共度滅絕前的短暫時光,一起倒數世界末日

此等難題,也不知該從何割捨。

James 拔掉牙齒,兩人走上街,Kathryn 留言。James 發現原來這封留言就是科學家當初得到的線報。整部電影的輪迴形式在此出現完整的輪廓,架構變得更加清晰立體。

兩人來到電影院,螢幕上播映的是希區考克的經典作品《迷魂記》,被譽為百年來最偉大的懸疑電影,亦暗示故事結局將走向無法挽回的悲劇】

James:電影永遠一樣,不會變,可是每次看到的感覺不同,因為我們變了。你會有不同的觀點。
Kathryn:如果你不能改變過去,何不聞聞花香?

Kathryn:你說你從來沒看過海?

【電影讓 Kathryn 靈機一動,決定帶 James 逃到有沙有海有陽光的歡樂佛羅里達,共度最後的時光。角色的主動性在這裡有了交換。

然回過頭來看,「James 沒看過海」這件事,不僅是現在式,亦是過去式和未來式。如同戲院中播放的悲劇電影,這句話也彷彿揭露宿命之渺小、無奈;而 James 終究無法活著坐上飛機。】

Movie:在樹的年輪裡,我們的歲月幾乎不存在。


James:我不曉得你們是不是真的是地毯公司,如果是你們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如果不是,不論誰聽到這則留言,別管十二猴子軍。不是他們做的,我們弄錯了,是別人做的。我照你們的吩咐做了,祝你們好運,我不回去了。

James:我報告過了,我其實不必那麼做。
Voice:問題是⋯你不屬於這裡,你不能留下來。
James:這才是現在。這不是過去,更不是未來,這是現在。我不走!明白嗎?

Jose:你是英雄、被特赦,居然亂拔牙齒?要是他們可以早點收到留言就好了。拿著,如果你合作,你還是能當英雄。

【謎之聲和 Jose 的出現,是 James 最後的拉扯與掙扎;抉擇或生或死或彼或愛。James 到最後一刻依然堅定】

Jose:這次你要是不合作,我奉命要殺死那位小姐。我別無選擇,我只是奉命行事。
James:這和病毒完全扯不上關係,不是嗎?而是你有沒有奉命行事。
Jose:你得到特赦了,你還想怎樣?
James:我該開槍打誰?我該開槍打誰?

【這段對話再次清晰故事抨擊的對象,顯出極權主義之不明究理不分青紅皂白,奉命行事、死心塌地的志願者,只能落得荒唐下場。

此後的劇情濃縮在一個充滿故事性的、我們早已熟知的瞬間裡,將我們拉往最深處的記憶。電影於此拼上最後一塊拼圖,解開命運轉盤的謎題】


討論:

至於片末劇情推測,個人傾於相信女科學家成功取得原型病毒,帶回 2035 年。支點是,若要暗指「科學家前身是保險員」的話,似乎沒必要讓女科學家在這一幕中採取如此主動的攻勢,率先和兇手攀談甚至自我介紹。從她的言行推斷,她更像是有目的出現,而非隨機的暗示。加上前情提到 James 拔掉牙齒(追蹤器),科學家再無法監控他,為了保證任務成功,親上前線也是頗合理的安置。

另外有個問題我想不通,就是關於改變歷史的設定。許多評論聚焦在「歷史無法改變」的宿命,同聲哀悼整樁穿越人生的悲劇。對於這點,個人抱有遲疑。電影似乎未明確指出「歷史無法改變」這件事,只是 James 的境遇恰巧讓這一切重蹈覆轍。透過劇情我們知道,時空穿越並未讓 James 失去記憶;換言之,我覺得本片或許可如《明日邊界》,以失敗經驗換取前進的步伐。不確定是我少注意了什麼,或者劇本真的並未清楚驗證「歷史無法改變」的原則。


 

Say Somthing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