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路順風》一路失算

On November 26, 2016 by Chief

一路順風+納豆+許冠文

鍾孟宏導演的電影是極少數能叫我不問片型、不問劇情而直接買單進場的電影。鍾導的第六部執導長片,一舉入圍本屆金馬八大獎項,猶如一把新鮮利刃,悄悄劃開台灣年度影壇的迷濛長夜。

一路順風 / Taiwan / 2016
Director & Writer / 鍾孟宏
Stars /  許冠文、納豆、戴立忍、庹宗華


《一路順風》是文學詩意及藝術成份相當濃厚的一篇求生手札,在黑色喜劇與公路電影的基礎上提煉導演私人的在地情感,又在攝影師中島長雄(也就是鍾導自己)看似隨性自然卻極具魅力的影像風格,並作曲家曾思銘先生匠心獨運的編曲選樂中,完成我們前所未見的國片聲光視野。

命名「一路順風」的電影一點也不順路,寫著「沒事」的檢查報告根本非常有事;一如導演對溫情順遂之慣常吝嗇,這是一部絕對不會如你所願、解你所惑的電影;片中角色無論是計畫了什麼、預定了什麼、期待了什麼,管那是好的期盼還是壞的打算,是青蔥芝麻還是餛飩鍋巴,加加減減之後總是你看我、我看你,一副料想之外的模樣,心裡的感受說不上是認栽感慨,還是劫後慶幸,反正人生這條窄路,走久了也就透明了,就認開了——凝望那張來不及坐熱的沙發、沒能吃得上的小籠包,以及皮夾裡那小張薄薄的寄託;電影以一種來自郊野的,濃烈哀愁的嗓調唱著,不管走到哪裡遇到什麼事,自己的夜路自己打燈,自己的悲傷自己點歌,反正隨身行囊撿一撿,看此地還是一道美景風光,要是有幸打著了、相識了,就讓我送你還算可以的一程,讓彼此都能存得久一些些;導演正是試圖在這麼一些些裡,帶觀者見識不單是視覺上的別緻切角,也經驗一場真實到流汗出血的人生。

大寶永遠看不懂庹哥的美學風格,不能確定小吳說的一路順風什麼意思;小吳做了一堆檢查還是找不出毛病;納豆搞不清楚為什麼老爸要走(或者老媽是不是在騙自己);老許弄不明白那頓說好的生日晚餐到底是哪裡走錯棚,或者二十年前來到台灣的決定正不正確,正如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石頭裡面是石頭還是甜頭,或者為什麼人要蹲在板凳上吃麵。這條陌路已有太多沒個因果邏輯的狗屁到灶,推逼著大人物小人物繼步向前,精神身心被環境壓得幾乎碎爛,再沒有空間去思辯追憶,甚至大悲大喜,只得在拾獲哪怕一點點情義的剎那,毅然直面下一個未知的路口,知道不去計算,就絕對不會失算,知道就算再怎麼謹慎小心,命運的狂濤一樣毫不留情的正面襲擊。

多一個阿文有差嗎?

我十分喜歡鍾導攝影畫面裡的陰暗處,不論是山邊塘路的剪影、快速掃過車窗的碎狀樹影、角色面部的溝壑形狀,或是血爆場景中擔任耀眼陽光的強烈對比;彷彿我們就是能在那些濃郁闇影中,清楚分層、體察角色未吐露的戚心故事;加上傳統南洋風味歌謠的字句遼唱,對應江湖老友的生死義氣、萍水相知的兩肋插刀,荒荒謬謬,也拼成一幅真摯的願你安好,安好足矣。

雖然電影非自己原預想的模樣,也多少受到硬把台詞塞進角色口中等劇本紕漏的影響,但合體而言,仍必須肯定本片做為導演的另一嘗試,以令人驚喜的角度拍活尋常景佈,以簡單的劇情拍出複雜的心情,揉加美術道具之細選、攝影剪接之養眼,音響錘鍊得鏗鏘獨魅,而主領演員發揮得宜;必須肯定鍾導仍是台灣少數有能力眼光把一部電影拍得像電影,並擅操影像語彙的創作人。《一路順風》不僅在藝術與娛樂之間踩得相較穩妥,又叫人能在狠狠抽離之後,想起裡頭那股隱忍住的溫情,意外感性得厲害,不失為國片佳作一支。
.
.
My Rating 7.6


 

Related Posts /

Say Somthing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