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異形》我們就是異形?

On April 15, 2016 by Chief

alien-movie-poster-1979

1969 年人類首次登陸月球,短短的十年過後 Ridley Scott 就從外星球帶回了異形。

Alien / 1979 / USA
Director / Ridley Scott
Writers / Dan O’Bannon, Ronald Shusett
Stars / Sigourney Weaver, Tom Skerritt, Ian Holm


或許是受到科技進步並美蘇冷戰影響,科幻電影在 5、60 年代產出了一批優秀作品,並在 1968 年《2001 太空漫遊》誕生之際來到巔峰。70 年代,更多才華洋溢的電影人包括 George Lucas 和 Steven Spielberg 在內,霸氣掀起科幻大浪潮,為當代電影增許非同以往的想像空間。彼時 40 初歲的大導演 Ridley Scott 便是在此刻推出生涯第二部長片執導作品,在影壇投下視覺與心理上的震撼彈,成就了經典。

《異形》是一部內臟豐滿的作品。以這單純的「屋裡有怪物類」劇本,其議題涵蓋範圍之廣,無管從哪一學門學派切入都能反照出惹眼的光,一如鑽石四面閃爍:男與女、生與死、人與機器、人與非人……整部電影對白簡要,卻充滿饒富意味的二元對話,嚴肅的命題在角色進退往來之間慢慢延展,堆出各種懸思,電影的神色,寂靜悚然;又不論急放或凝聚的節奏皆收放自如,完好展現 Ridley Scott 大氣而精準的執導直覺。

片中,飄忽無影的異形逐個吞滅太空船員,主角們數度瀕臨絕境,驚悚指數節節飆升。面陋的異形無非是眾人之惡,但就如同人類為了生存進化,施以本能的征服;「異形」又何嘗不是為了生存而進行必要的獵食?人與異形,在行為的本質上並無二致,唯一的不同,大概是人心那了無極限的欲望。回到本片,Nostromo 太空船之所以遭遇一連串不幸,到底是因為欲望奸險。人類自古擁有征服它物的渴望,俗說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,解釋片中「公司」不惜折命也要將異形拽回地球(好做研究)的舉動。

想起另兩部科幻佳作,皆體現與本片相關連的主題:1965 年《禁忌的星球》,以及 1975 年的《大白鯊》——《禁》中的醫生陷入攫取知識的黑洞,走迷了心竅,最終顛狂起來如獸大發,才知「異形」生於自己;《大》中的船長則作了狂妄的代表,眼見步步危局,依然故我前衝,比獸更狂,欲望最終折斷船長的理智,「異形」則斬斷了船長的生命。回到本片,Nostromo 太空船艦長對權位強勢的態度;生化人對異形近乎崇拜的迷戀、對女性征服式的攻擊手法;無一不體現欲中之人的狂熱躁進。「科幻不是要預測未來,而是要防範未來。」多少科幻創作人任憑奇形野獸在大街上奔走踩踏,無一不是懷著一種焦急心情,對著人類猛拉警報器。地球人在他們微小的所知裡,裝載過量的欲,那顆欲罷不能的貪求之心,怕是比異形更令人毛骨悚然。

節錄一評論:「由美術設計師 G.H. Giger 所表現出來、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擺脫所有視覺記憶包袱、達到讓人不敢直視螢幕的境地,是所有好萊塢必須學習的經典範本。」Ridley Scott 在故事與調性上延續了一些《2001 太空漫遊》的神色;在視覺上,則塑出大膽吸睛、人們前所未見的獨特圖騰--獲得當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大獎,《異形》之暗黑美學無疑是全世界觀眾共同深刻的環節。劈頭就營造陰悚氛圍,替整部電影定調:昏暗太空艙內,佈滿工業風格的儀器設備,它們又像血管又像疊列的器官,整艘太空梭的結構仿若生物內臟,正與生命主題相襯映;冷譎氛圍之營造技巧渾熟,復刻早年科幻恐怖片的懷舊質感;佈景建構之精密寫實,則看出導演嚴謹而超高標準的行事風格。

最後,主角 Ripley 一個快速的重擊與收身,閃光揮過,如夢一場,終結這場太空驚魂記(倒也間接開啟 Sigourney Weaver 現實中的明星夢。)Ripley 最後攻擊異形前,操了一句「You son of a bitch.」,令人直想起《大白鯊》片尾,警長擊斃鯊魚之際也是轟出同句台詞;相似的情境與心境,大快人心之餘也妙趣十足。

IMDb 8.5
Rotten Tomatoes 97
My Rating 8


 

Related Posts /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