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無聲無息》許一頂空中溫室

On November 5, 2016 by Chief

Silent Running+無聲無息
打造《2001 太空漫遊》、《第三類接觸》、《銀翼殺手》等經典電影之金獎視效先驅 Douglas Trumbull,於 30 歲時初執導筒的作品,講述一名太空人守護人類最後一塊生態土地的故事。電影入圍雨果獎之最佳戲劇表現獎。片中亮眼的小機器人,後來則成為《星際大戰》系列經典角色 R2-D2 的靈感來源。

Silent Running / USA / 1972
Director / Douglas Trumbull
Writers / Deric Washburn, Michael Cimino, Steven Bochco
Stars / Bruce Dern, Cliff Potts, Ron Rifkin, Jesse Vint


繼 Stanley Kubrick 1968 年的《2001 太空漫遊》之後,科幻電影於 70 年代綻開各種花朵,新異紛呈,創作人們不僅在視效工程領域尋求新極限,亦試圖透過幻想的鏡片,討論人類之於宇宙的座標及其存在的意義和價值等云云,加速拉寬類型作品的視野。1972 年的《無聲無息》就是承襲這股探索的暖風,於影壇吹出一抹省思的風景。

※ 以下段落涉及關鍵劇情描述 ※

主角 Freeman Lowell 竭盡畢生心力呵護地球人最後一塊森林花園,期盼終有一天他們能有辦法在衰敗的藍色家園上,重新培植自然的幼苗。然而 Lowell 也憤怒於那些對綠色生命不以為意、漫不經心且一心只想下崗返家的組員;組員則覺得 Lowell 人不壞,只是有點難相處。後來的劇情發展巧妙帶出議題的對照:以尊重生命為信仰的 Lowell,不料竟一連奪去三位組員性命,而後又間接葬送小機器人 Louie,就連另一隻小機器人 Dewey,也是毀在他急躁的雙手之下。背負著這麼多人的靈魂,Lowell 最後的引爆於此多了一份贖罪的味道;那漂浮在星光裡的空中溫室,和溫室裡的叢林樹木、花草鳥獸,他悉心照料的每一株嫩芽、每一吋泥壤,處處在在已不僅是他的理想投擲,也是他永無止盡的歉意。望著空蕩的廚房、孤單的球檯,雖然那些朋友大部分的時候相當惹人厭,但 Lowell 內心的空洞及對他們的懷念,卻比任何時刻都來得真實可觸;才知不論理念再怎麼正直,機器人再怎麼能幹,或許都不比一位他曾經睥睨的人類夥伴。電影收尾畫面,那小機器人衷心照料森林,使之生機盎然,室內盞盞照明燈光與室外點點群星互相輝映,煞是一種意趣;但隨著鏡頭慢慢後收,我們看見透明罩子的身影愈加縮小,愈加顯出它孤行的輪廓;究竟這塊綠土,能否重回母親的胸脯,充實成真正意義上的自然?或者它將永世成為宇宙輸送帶上一件無法投遞,亦無人領取的行李?有沒有可能,它其實像重獲新生一般,為著遠離科技迫害和人為紛擾而歡欣鼓舞著?編導並未對角色行為做激烈評判,而是留給觀者一籮筐「如果當時」的臆測猜想。如果當時怎麼怎麼地,結果會比現在更好或者更不好嗎?如果當時他放棄執堅持,如果當時他沒有動怒,如果當時他選擇面對⋯⋯。片名中的「silent」一詞,就這樣形容著那座再沒有擾攘的綠色穹頂,隱約指著對環境傷害視而不見的人群,也悄悄對應著 Lowell 的寂寥之心。

有別於科幻片慣見的恐悚氛圍,《無聲無息》遍地染著南島歌謠一般的溫和洋流。人類、自然、陪伴、夥伴,編導描摹著一片融洽歡快的大同新生,將那樣的深厚寄望同 Joan Baez 渾圓的音嗓,織進電影的地衣裡,譜成人與人之間、人與環境之間,一首柔訴內外和平的祈禱小夜曲。
.
.
IMDb 6.7
Rotten Tomatoes 67
My Rating 7


Related Posts /

Say Somthing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