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侏羅紀世界》動物災難片

On June 18, 2015 by Chief

侏羅紀世界

或者當它是一支長達兩小時的高跟鞋廣告,也會叫人感覺好一些。就算不以 1993 年的《侏羅紀公園》為比較標準,《侏羅紀世界》依然沒有太多值得按讚的地方。

Jurassic World / 2015 / USA
Director / Colin Trevorrow
Writers/ Rick Jaffa, Amanda Silver, Colin Trevorrow, Derek Connolly
Stars / Chris Pratt, Bryce Dallas Howard


(以前作影迷的偏心角度觀看電影,全篇幾是負評)

好電影的迷人之處在於它往往是一個球體,擁有立體飽滿的世界觀,環環相連而無法獨立解剖。看《侏羅紀世界》最大的收穫,就是讓我重新體會《侏羅紀公園》之所以好看的原因。《侏羅紀公園》無痕融合生物學、科學、哲學和考古,像一顆鑽石反射各種切面的光芒。觀眾被拉近那座公園,近距離感受導演史帝芬史匹伯對恐龍——這美麗生命——的敬畏與珍愛。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打從心底認同這些古老生物。

有一種說法是,限制能夠激發最驚人的成果。越難克服的困境,在跨越之後越能叫人深深敬佩。當看到最後恐龍滿天飛滿街跑的時候,眉間擠出一抹淡淡的哀傷。二十年前鑑於技術限制,要拍攝暴龍和迅猛龍的畫面極為不易,需要大型機具、需要好多特技人員、需要劃時代的動畫技術⋯⋯製作團隊以血淚書寫影史的精神,加上史匹伯無與倫比的故事手段,造就每次與恐龍相遇(不管是被追還是被生吞)都是珍貴難忘的經驗。現在技術發達了,這些猛獸在時間和空間的移動上都不再受限;然而在今天的努布拉島,牠們卻只像是推進故事的噬血傭兵(把牠們換成大猩猩或某種新型病毒也不會有什麼差別),不再是一批有靈魂、有魅力的狠角色,經過各種悉心設計,並且得到創作者的關注與呵護。

這次狡黠的迅猛龍竟然要面臨選邊站的窘境,這是在拍卡通片還是在寫說教講義?我們看到人類一如往常的貪婪樣貌,卻沒得到新結論。技術可以幫助創作者實踐想像力,但若拿來揮霍不負責任的幻想,就很難令人信服。

《侏羅紀世界》沒有掙脫續集作品的悲慘宿命,俗濫二分法劇情讓人第一幕尚未結束就失去興致。笑點及驚恐氣氛營造皆失敗,文戲顯得刻意,角色僵硬冷感,出戲機率達高標。簡言之就是驚悚零,驚喜零,感動零。這場綜合前三部劇情的生化大亂鬥,實在萬分無趣。不少聲音批評製片方剝削全世界影迷的童年回憶。的確,《侏羅紀世界》讓人不敢肯定究竟是帝王暴龍比較可怕,還是那些割稻機的操手。

我想念 Dr. Grant。

imdb 7.1
rotten tomatoes 72
my rating 6


Related Posts /

Say Somthing /